法号如来

       祖父从年轻时就给人理发,几十年如一日。
       一把剃刀理过婴儿的黄毛,剪过老人稀少的白发。
       他也曾埋怨当年,他也曾壮志难酬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一声声的叹息道出了他一生的无奈与酸甜苦辣。

这一口老井几十年了,
井水甘甜解渴。
傍晚在外面务农回来的人常常会在这里喝水解渴。

那年冬天我还有数码相机

      家乡古老的宅子逐渐被吞噬,
     历史的记忆随着时间越来越遥远。
      这一座老宅,好几代人在里面生活了一辈子。
       这一座老宅,见过多少人的悲欢离合。
       这一座老宅,多少故事在里面发生却没有人记得!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最近一直在听仓央嘉措的诗,其中    问佛让我有了这个想法

几十米高空,双脚踏着两根钢管徒手接塔吊材料

睡了睡了